关闭

话剧的力量

2019-07-11 10:52:04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 作者:单露娟

大型原创话剧《海岛上的丰碑》演出现场。 单露娟摄

学校:让孩子站在舞台中央

为什么要在学校开设话剧课?北京师范大学台州实验学校的章建国表示,这和学校的育人理念有关。“我们学校的育人理念是让孩子站在舞台中央。”让孩子站在舞台中央有各种各样的站法:课堂教学以学生为中心、学校拓展性课程让孩子自由选择、给他们充足的空间满足成长需求等,但是最直接的就是让孩子真的站在舞台中央。“办学之初,校方就在考虑,用什么方式让孩子站上舞台,后来我们想到,北师大所有的附属学校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开设话剧课程,所以我们也设置了话剧课。”

作为学校的必修课,话剧课每周开课一次。为了让学生得到更加专业的指导,学校与椒江话剧团合作,聘请专业的表演老师,面向初一年级4个班,每周二、三、四专门授课。到目前,学校已经排了四台大型话剧,包括课本改编剧《茶馆》《商鞅》和原创剧《飘扬的红旗》《海岛上的丰碑》。

经过师生的共同努力,学校凭借《茶馆》(节选),荣获2018年度浙江省未成年人课本剧大赛一等奖。该校的话剧课程也被评为台州市精品课程。

如今,学校的话剧课程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,但章建国坦言,开设话剧课程之初,学校承受着来自家长的压力,“很多家长觉得,这个课程浪费孩子的学习时间,反对开设。”校方很坚持,“一是对我们的教育理念有信心;二是全国其它北师大附属学校都有这个课程,成果我们是看在眼里的。”

一个学期的话剧课下来,章建国明显感受到了孩子们的成长,“一些平时害羞内向的孩子变得开朗,而且通过话剧课程的浸润,他们的语言表达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。”

第一个学期结束后,学校召开了一次家长和学生的座谈会。“会上,我们让孩子们谈谈学习话剧后的感受,也让家长谈谈他们看到的孩子学话剧后的变化,听到的都是正面的声音。”

学生:话剧让我们遇到了更好的自己

刘羽宸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演话剧的情景。那是他上第三次话剧课,老师让学生各自成组表演。刘羽宸第一次站在那么多同学面前表演,紧张得心跳加速。好在,他完成了表演。

那节话剧课后,刘羽宸成了学校话剧社的第一批成员。

话剧社最先排练的话剧是《茶馆》。排练之初,学生们多少存在问题,刘羽宸也不例外。他表示:“因为语速过快,我经常口齿不清,再加上比较马虎,排练时很多细节都没有照顾到。”而最难克服的还是上台紧张,“我在台下排练得好好的,一到台上又开始紧张。”

为了缓解学生们在台上的紧张情绪,老师教他们:“你把底下的观众当成你最喜爱吃的食物,就不紧张了。”刘羽宸照着做,一开始还是会紧张,上台次数多了便也克服了。

对于刘羽宸来说,表演的挑战性在于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姿态,“你要把自己融入角色,才能演得好”。《茶馆》这部话剧中,刘羽宸扮演过两个角色,地痞子二德子和大老板。这是两个相差甚大的角色,怎么才能演好?他说,自己会将剧本仔仔细细通读多遍,了解故事背景,揣摩人物心理。有空的时候,他就反复看其他版本的话剧《茶馆》。他还会对着镜子练习,看自己的表情是否到位。

当然,话剧社带给刘羽宸的不仅是站在台上的成就感,在学习中,他也觉得自己在朝好的方向发展。

毛之翔和刘羽宸是同班同学。毛之翔说,参加话剧演出后,最先的改变是心态。七年级时,因为胆小内向,毛之翔演的话剧角色都不起眼,“我只是单纯模仿,很死板。”那时的他还喜欢哭鼻子,因为没自信,和同学交往也总是小心翼翼的。

改变发生在他参与几次话剧表演之后,“我发现自己在台上更加放得开,在班级里和同学交往或者去演讲,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慌张了。”随着上台次数的增加,毛之翔的心态越来越好,变得开朗爱笑。

话剧对于毛之翔的学习也起到了帮助,“一周一次的话剧排练根本不影响学习。我们演的每一个角色都是有灵魂的,在表演时会研究角色的内在和情感,这对我们的语文理解能力有帮助。另外,父母一直担心话剧占据了学习时间,可能导致成绩下降,我就更加努力地学习。话剧对我们的创造能力也有帮助,我们演了一个个角色,塑造了不一样的人物,这也是一种创造。”

责任编辑:泮非非
相关阅读